本译

我老是会想起镇魂里沈巍心口被插冰锥死亡的镜头,太残酷了,老是禁不住会想赵云澜在那一刻,心灵该经历一场怎样刮骨去肉的恐惧,像一个人不得不捱着,从荆棘里给犁一遍,血肉模糊地痛,他还不得不选择看着,必须得看着,因为悲惨在爱人身上降临,他无法背过脸去,更无法不亲身确定这个事实,而眼睁睁地看着,在那一刻被杀死的不止一人,而活着的人在往后的岁月中将重复死亡一遍又一遍。




太痛了,痛彻心扉。

初三寒假的时候,有一次在班主任家拿完资料,他放《夜宴》给我们几个同学看,那时候应该是国内大片叙事的热潮期,结束后他进房间来,问我们怎么样,有个同学很伤心说“青女死了”,班主任听完讲了句话,看电影不能沉浸于角色的个人遭遇,应该整体来看影片想表达什么,看这个人为什么有这样的命运,类似是这样的话,我后来经常回顾自己的生活,老是想起这句话的意思,可以说它称得上是我的一次思想启蒙,不光是电影上的。后来大学时看了《坠入》,第一次看时被深深地惊艳,我记得有一次小作业也是写的它,可是,我当时根本就没弄明白,我被华丽的视觉和故事给带走了,有一天我突然领悟到它其实非常简单:当男主人公在讲故事时,我们看到的是小女孩听故事后脑中想象的故事画面,画面构成的元素来自一个小女孩的生活、想象、与潜意识,随着故事信息的增多,她还可以不断修正脑袋里的画面。现在,如果我说一句“粉红色小象”,我相信我们俩人脑海里的粉红色小象的样子肯定是不一样的,其实就是这个,个人的生命体验会创造一个完全私人化的头脑世界,它可以脱离于现实,天马行空,但又跟我们的现实有千丝万缕的关系,像潜意识一样深奥神秘。所以坠入电影里它可以那样灵动瑰丽,那可以说是我们的心智了。
弄明白了这个,在后来看很多其他电影时,一下子好像明白了其中的语言,我觉得这是电影给我的第二次启蒙。

[绣球花]-[Day78]




有一天晚上朋友说失眠睡不着,给我发来了一段即时的录音,她那边下了雨,青草池塘,蛙鸣阵阵,又正好是清明时节,一切就像诗里说的:“黄梅时节家家雨、青草池塘处处蛙”,我把这句诗发给她,说古人诚不我欺,她讲是古人诚不欺我,我们俩就这个表达争执了一下,最后百度作罢。然后我把这段自己读的音频找出来发了过去,从标题来看,这是我自己开始“读书”的第78天时的内容,内容是大明宫词的零碎片段,因为是自己随性而读,看到哪读到哪,也可以很清楚的听到发音及前鼻音后鼻音的一些问题,但重点不是这个对吗。
对方听后的反馈是“你读得都快要睡着了”,我说是呀,你不是正失眠着嘛。

我去看了那个七万字长文,并趁着这一波又强势向周围安利了一遍TSN(好像效果并不理想,sigh……)文好像只有上半场,下面是一点点简陋的记号笔。

1.关于隐私条款,答:冗长的隐私条款非常令人困惑,会减少大多数人阅读和了解。
2.经营这样一家企业不可能不犯错
3.恐怖主义、公益慈善相关活动多次作为选取案例阐释Facebook理念。
4.关于Facebook的政治力量,答:给川普的竞选提供的支持和Facebook向其他广告商或竞选活动的支持并没有什么不同;Facebook面临的问题是整个科技行业广泛存在的问题。
5.内容审查,Facebook是否有资格评估用户。(这条真令人感慨万千,先不说是否会导致议程设置,一种人性的荒诞感直面而来。)


有几页的问答真的非常精彩,在我脑内已经自动生成TSN2火花四溅地颅内上映了。🌚🌚

怪他太AI也没办法,zhengzhi素养太高,可能就是太聪明了。

这个真马扎老是让我想到那个杰西马扎,那个一个简单问题都不肯轻易张口,需要律师确认无误才做回答的小马扎。

昨天和老板说西皮狗像在过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老板问是因为听证会吗,我说因为Facebook,当初谁也没想到它会发展成现在这样,两场听证会像两个非常微妙重合的时间点,妙得很。

最后
19岁的马扎、24岁的马扎、33岁的马扎,都是非常年轻的马扎。

去看了看推特,“机器人马扎系列2”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了
芬奇索金两位聚聚TSN2提上日程了吗

“马扎百分百是个机器人”

当时看2001太空漫游时曾被这个镜头震撼,不仅是为六十年代就精准的前瞻到当下科技,更是为这个生活场景所震惊,简言之,他预言到了技术,更精准捕捉到技术所塑造的我们的生活细节:一人一块屏幕,即使一起共进午餐人与人也没有交流,多像如今的我们。这个场景再早个七八年看,在智能移动终端出现之前看,愚钝如我可能也看不出其中的奥义 ​​​。

媒介即讯息。

(看了头号玩家想到了库布里克还有TSN,噢还有麦克卢汉。想想最近的Facebook事件,这么精彩你们还不动手产粮吗?

去年秋天走在路上时,发现了这只垂死的知了,因无法看它在路上孤独的死去,就把它带回了办公室。带回来了,也仍然不知道如何处理它,扔垃圾桶?做不到。就先放在桌上吧,我还记得当时那个周末从床上醒来,发现把它忘在了办公室,曾爆发过短暂崩溃,“你还不是把它丢在了办公室,你根本不在意它”……后来它就一直在我的桌上,直到我最后彻底的忘记了它。
今天,趴在桌上发呆时,在桌角一罐喷雾后面又看到了它,它还在这里,身上落满了灰。

我喜欢“河流”这个意向,不论是“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”还是“再卑微的骨头里也有江河”,都能让我长长久久地静默凝视,让我觉得我的生命是流淌的,我流过谁的脚边就会遇见谁,而我爱的人站在岸边,他可以看月亮,也可以看月亮倒映在我身上。

一旦打开社交网络,不看完谁都休想停手。


说一个很久之前发现的一个细节,就在Sean-na-thon如火如荼的时候,期间Sean说了一句话:“they want you to say thank you while you……excuse me,wipe your chin and walk alway”。我是看了另一版的翻译才反应过来,大意就是,你帮他们“口了”,还要擦干自己的下巴跟他们说“谢谢”,这时候别人毫无察觉,对面Christine的脸陡然黯淡下来,低下头神色尴尬地瞟了一两眼旁边的Mark和Eduardo。